首页 > 广告公司 > 杂谈:广告公司的2017

杂谈:广告公司的2017

当众多以演艺明星歌舞为主的拼盘演唱会大肆占领各大卫视的跨年晚会时,谁能想到以春晚形式为主的类型晚会辉煌也不过30年。当大家开始疲惫了这些流量明星全年霸屏的时候,思想跨年这种新的模式又悄然崛起。一年的喧嚣下来,岁末静静的听社会KOL讲述各行各业的大形势与小细节,也是饶有趣味,引人深省。

这其实说明了一个事实,任何流行的存在都是跟着需求走。没有所谓经久不衰的模式,要始终随着客户的需求推陈出新才能将自己的事业历久弥新。

时至今日,我也整理好思绪,开始细数一下关于广告公司的的2017和未知的2018。

杂谈:广告公司的2017

我需要创意!

不要笑,这是真的。大家听了这句话,感觉像是你去一家串店还要告诉老板我要吃串一样。去年接触到很多客户上来就来这么一句话。他们认为目前产品卖不动,或者项目无法推进的症结就是因为:没有创意。所以才需要专业的广告公司去帮忙解决创意问题。他们对创意的理解就是,我就要像“怕上火,喝王老吉”这么魔性的洗脑一样,植入到每个人的人心里,人们自觉就会形成购买风潮。

而事实是当我们越深入了解客户产品的时候,愈发觉得客户的本位主义思想极其严重。换位思考也可以理解,这就像自家的孩子谁也不准说不好一样,好不好的自己心里有数就行。可是作为外人来看,认为产品需要靠创意解决问题的公司,大多数产品定位和产品功能本身就存在问题,就更别提靠视觉包装,或者创意病毒就能解决品牌认知度和销售热度的问题了。

所以,这就考验我们生存哲学的问题了,到底是做一笔一次性买卖,还是希望能与对方共同成长?

如果只为了做一笔一次性买卖。你认为是视觉的问题,我挣你视觉的钱。你认为是文案的问题,我就挣你文案的钱。你觉得产品定位和品牌没问题,我就不越俎代庖了。但如果我们就想咸吃萝卜淡操心,那将是一场漫长的品牌营销的教育课,希望对方能听明白,你的问题不是出在创意,而是出在根上,需要倒回根上,进行自我修正后,再进行品牌与渠道的建设。

这样的结果往往就是,快钱没挣着,长线合作也因为对方的自负或者对广告投入预算的言过其实而不了了之。

杂谈:广告公司的2017

你的创意能让我们卖出多少产品?

初听这句话,你可能以为是对于产品经理或销售总监说的话。

没错,这是我们常常听到的话。所谓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你做广告的不能对销售业绩起到明显的帮助,我为啥要找你?如果可以,我们甚至希望你们能在协议上签订KPI条款,都卖出去了你挣全额广告费,卖不出去你甭想拿多少。

这在以前,当一件事从构想到成事,中间可能要经历十步,而广告公司充其量可以解决到第四五步。毕竟这个生意能不能做大,产品能不能卖的火爆是一件很综合的因素,除了渠道铺的好,营销做的对路,也有前线销售兄弟们不懈的努力才能实现的结果,现在广告公司也要开始背负这些责任了。

都说2017的广告公司的生意不好做,不是甲方的需求下降,而是甲方的要求在增加。性价比成了越来越多甲方考量广告公司的重要标准,其中最重要的不是过程,而是你对甲方合作结果的对赌信心够不够大。

杂谈:广告公司的2017

先出个方案我看看?

也不能说这些公司就是专门骗稿的,但人家就是不想冒任何风险。就好比一个人去饭馆点菜,好吃再给钱,不好吃,我就不给钱一个道理。小公司生存环境很挣扎,如果用所谓的行业自尊心去拒绝任何你认为不怀好意的骗稿,有可能你真的会失去一个潜在上升的客户。这就要考验你首稿的技术含量,这个意思是你提供的创意内容和策略想法,既不可冒进,也不可畏缩。既不能全盘皆出,也不能毫无亮点。

广告本身就是一件需要让自己的想法和创意大开大合的工种,结果在征服客户的阶段,该如何拿捏好自己却成了最首要的部分。

杂谈:广告公司的2017

这个数我认同,但能加上A+B+C+D的服务吗?

这大概就是咱们行业里最尴尬的地方了,专业如何用金钱去衡量?

有时候我们自我调侃也会说,出售创意不是卖猪肉,可以论斤卖。可有时我们还真希望创意能论斤卖,只要有标准。我们也不希望把大部分精力花在对服务内容上的锱铢必较。

2017年过去了,广告公司的寒冬依然像刚不久发生的南方大雪,厚重而饱满。广告人处在一个最分裂的时代,一方面社会文明与科技的进步,让广告实现创意爆炸的手段越来越多,另一方面,当初广告这个业种立业时的核心精神逐渐被快速更迭的行业需求给侵蚀。我们经历过太多的年轻气盛,也骂过太多客户SB,但就现在,我们不得不认真的去修一修自己内功和丰富自己的武器库,反复清零自己成了家常便饭,因为不改变,2018就真要SB了。

句末,致敬每一个还在努力的广告人,共勉,大家挺住。

杂谈:广告公司的2017

,可以参考喷画厂家的资料,